笛音

歡迎Yol同好搭訕OwO
---
布丁好好吃喔。

【維勇】返 (ch 1)

【維勇】返 (ch 1)

*原著向

*平行世界設定

*這是出自於想要舔長髮勇利小天使而開的腦洞(摀臉)

*不懂滑冰,滑冰畫面描寫渣

*文筆渣,人物可能OOC!以上若不嫌棄請往下拉

-

耀眼的白色燈光、響徹全場的鼓掌聲,以及冰刃敲落在冰面上乾淨輕巧的撞擊聲,這些對於勝生勇利來說都是無比熟悉的。

他知道這裡是哪裡。

但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在冰面上翩翩起舞的維克托是那麼的璀璨奪目,銀髮隨著光線的變化下耀眼至極。

他知道這裡是哪裡,舉辦2018GPF的城市名古屋,在日本,在他的家鄉。

但是他不應該在這裡的,這裡不是他的世界。

彷彿看見維克托朝他的方向伸出了手,做出了一個擁抱的動作,那神色無比哀戚,勇利不由得呼吸一緊。

不要露出那樣的表情,你不該露出那樣的表情,那不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該有的表情。

像是被牽引似的,勇利也跟著伸出了手,卻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中。

他不能這樣做的,因為───

「勝生勇利」已經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了。

-

勇利猛地睜開眼睛,冷汗自額頭上流下,他眨了眨眼,望向面前維克托安靜的睡顏。

他忍不住碰了碰維克托那張放大在他眼前的英俊臉龐,有些出神地盯著他看。

那是夢嗎?如果是夢未免也太過真實,他所知道的維克托從來沒露出過那麼悲傷的表情,醒來過後夢境的內容變得模糊不清,唯一記得只剩維克托哀傷的面容。

嗯,希望那只是個惡夢而已,我絕對不會讓維克托露出那種表情的,勇利堅定的想著。

他有些難受的動了動身體,維克托修長的雙手緊緊環住他的腰,在這種近乎零距離的空間裡,留在維克托臉上的那隻手有點難收回。

輕巧的把手收了回來,勇利悄悄地溜出了維克托的懷抱,想要下床去做早餐。

再過一個月就是GPF的大獎賽了,必須再加緊練習才行,這可是他跟維克托第二次站在同一個賽場上呢。

雖然第一次非常的慘烈就是了………勇利有些懷念的想著。

「勇利要去哪呢?」

正當他要爬下床時,維克托性感而又慵懶的嗓音自耳邊吹拂而過,酥麻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

維克托稍微使勁的把勇利拉回自己懷裡,擁著他再度躺下。

他滿意地瞧著昨晚在勇利脖子後方留下的吻痕,鮮紅的印子在白皙的肌膚襯托下特別明顯。

他很喜歡在勇利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記,能讓他更能覺得勇利是專屬於他的。

不管是勇利發現之後有些無奈的埋怨,或是其他人看見後投來意味深長的眼神,都能讓他心情愉快,且樂此不疲。

微微的收緊環抱在勇利腰上的手,心滿意足的吸了口勇利髮間的香氣,維克托好心情的勾起了嘴角。

「再睡一會嘛~」

勇利聽著戀人有些黏呼呼的撒嬌語氣,覺得有些好笑。

像個沒有長大的孩子一樣呢。

「再不起床訓練會遲到喔?」

偶爾也要為了雅科夫的喉嚨和頭髮著想啊,我親愛的維恰。

Get到勇利眼神重點的維克托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忍不住笑了出來。

「有什麼關係,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看著那張清秀的臉上有些無奈的笑容、和那雙滿載溫柔的棕紅色眼眸,他低下頭在勇利的唇上落下一吻,冰藍色的眼瞳裡滿是能醉死人的情意。

這樣的生活是他以前從未想過的,在有勇利的生活中時間過得特別快,轉眼間就過了大半年,而他非常希望能持續下去。

之前在系列賽中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他們倆都得了金牌,雖然不是決賽的,不過也可以結婚了吧。

在心裡暗暗盤算著什麼時候能把小豬豬娶回家的維克托決定要盡快買好結婚戒指。

「今天早餐想吃什麼?」

「勇利。」

「……..本產品已經暫停銷售。」而且你昨天晚上才吃過啊啊 啊啊!

結果兩人又在床上黏呼了一段時間,代價是雅科夫響徹整個溜冰場的怒吼和小夥伴們整個上午的調侃。

原因無他,勇利脖子上面的吻痕已經說明了一切。

維克托對此表示完全沒問題。

尤里表示他需要一雙耐踢的鞋子,才能把這對無論何時都黏在一起的混帳師徒踹到一邊去。

然而所有人都沒想到,這樣的日常在一個月後隨著勝生勇利的失蹤整個崩毀。

-

勇利帶著馬卡欽走在街道上,棕色的大貴賓犬很興奮的直直往前奔,圓圓的小尾巴左右搖擺,很是可愛。

太久沒帶馬卡欽出來散步了呢,悶了這麼久才會這麼興奮吧,感覺有點對不起牠,勇利有些抱歉的想著。

最近都忙於練習,畢竟大獎賽就是一個禮拜後了,雅科夫非常難得的給他們放了一天假,美其名是要他們放鬆心情,但是勇利總覺得雅科夫是想要讓自己的精神休息一天,免得自己被維克托給氣死。

今天維克托吃完早餐後就匆匆出門了,不知道要去哪裡。

好奇的問了一下,對方只給了他一個呼吸不過的深吻跟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所以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嗯。

勇利決定要把帶馬卡欽出去走走這件事放在大獎賽後的例行公事中,如果可以的話,和維克托帶著馬卡欽出去旅行也不錯。

說起來也很久沒有回家一趟了呢,好懷念媽媽做的豬排飯啊,自己做的味道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不過首先,這次的大獎賽得要超級努力去面對的呢。

因為維克托,他的戀人、他的教練,將身為一個選手回歸到這個盛大的比賽中。

起初外界都在猜測維克托會不會因為修賽了一年而狀況變差,而維克托在分站賽中的表現完全打破了他們的猜想。

富有強勁美感的肢體動作、精湛而高難度的跳躍,柔美卻又強勢的舞蹈編排,還有──滿溢而出的豐富情感。

以前維克托的表演是完美精彩但是缺乏情感、有如孤高的帝王一般,總讓人覺得遙不可及。

但是現在的維克托絲毫沒有這種難以親近之感,反而讓人感到親切,因為變得像個「人」了。

他依然是那個維克托,依然是那個活著的傳奇,但是已經不再神壇上孤單的望著一切。

「是勇利讓我改變的呢。」這是他在接受記者訪問時作出的回答,滿臉笑容的樣子很難聯想到上次大獎賽中他那乏味的表情。

一回想起維克托的笑容,勇利就覺得打從心裡溫暖起來。

今年的曲子跟舞蹈編排都是他自己準備的,他希望可以讓大家看到一個嶄新不同的勝生勇利。

他想向大家證明,維克托在同時擔任選手和教練的狀況下,他的表演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反而能更進一步。

比賽前容易緊張不安的毛病在這年頭裡也改善了很多,他現在已經不是那個玻璃心的勝生勇利了。

因為有維克托陪著我嘛,露出了個燦爛的笑靨,沉浸在思考裡的勇利並沒有發現在他露出了笑以後,行人都紛紛浮現了紅暈。

維克托會如此強烈的宣示主權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在看到勇利右手無名指上一閃一閃的金色戒指後,很多人消去了前去搭訕的念頭。

並不知道維克托為何要執意把戒指戴在右手的勇利開心地哼著小曲,路上的風景他已經無比熟悉,但是對於它的美並沒有分毫的減少。

聖彼得堡真的是個很美的地方,那片一望無際的海洋和長谷津的海又有一種別樣的美。

帶著馬卡欽到了附近的公園,很久沒有出門的馬卡欽跟勇利玩瘋了,棕色的小小尾巴搖的歡快,黑色的眼睛亮閃閃的盯著勇利手上的球。

輕輕地笑了一聲,勇利把手上的小球往後拋了出去,撿球跟丟球是馬卡欽最喜歡的幾個遊戲之一。

馬卡欽眼睛瞬也不瞬的盯著小球追了出去,他們所在的草坪離馬路有點距離,所以不用太擔心牠會跑到馬路上。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事後勇利只能怪自己的不夠細心,畢竟世界上的變數實在太多了。

只見那顆銀色的小球滾啊滾的到了小坡地,因為摩擦力而停下的小球被在那嬉戲的孩童不小心踢了出去,那個小孩子也因此跌到。

勇利現在卻沒那心思去注意那個小男孩,他的目光緊盯著那個飛出去而翻滾在馬路正中央的銀色小球。

棕色的大狗興奮的汪了一聲,朝那銀色小球奔去。

勇利的心猛然一緊,一輛大卡車沒有注意到突然衝出的馬卡欽,在一陣尖銳的剎車聲後還是直直的往馬卡欽的方向衝撞過去。

「馬卡欽!」

那可能是他這輩子跑的最快的一次了。

在失去意識前的一秒,勇利只聽到刺耳的尖叫聲和馬卡欽急促的狂吠聲。

然後他的意識化為一片黑暗。

-

大過年的寫這個應該不會不吉利吧......?

這裡是被維勇甜到炸出來的小透明一隻ww,看他們談戀愛就覺得世界都圓滿了!

身邊的朋友都沒有看Yol的,如果有人不嫌棄歡迎來找我聊聊:))

關於滑冰比賽的賽程稍微查了查:

9~12 系列賽(GP) & 大獎賽(GPF)

12~2 各國錦標賽(National) & 4CC & EC

2 世青賽 & 冬奧(奧運年)

3 世錦賽(Worlds)

如有錯誤還請輕拍(抹臉

這篇其實就是被玩到膩的平行時空梗,本身就是一個大老梗(X

然後這篇妥妥的HE,如果有人看的話還請不要擔心(##

以上,祝大家新年快樂!OwO




 

 


评论(6)

热度(35)